自從上周五跟我依創始人Leo去清華大學做了讓機器睜眼的分享回來后,依圖小明我就對自己的眼睛自信不起來了,為此我還做了好幾套“EQEye Quotient)訓練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12.png 

其實圖像識別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我們人類大腦30%的神經元用于視覺理解,一張圖片理解所消耗的能量比解一道數學題還多…… 

 

不僅圖像識別如此艱難,而且你以為你看到的就是你看到的嗎? 

 

視覺套路防不勝防,你們也來感受一下……
 

2.jpg 

感覺哪里不對……

3.jpg

 

講著講著飛起來了…

 

4.jpg

凌空的感覺有沒有?

 

 

好了,擦擦眼睛,讓我們回到 “讓機器睜眼”的演講。

 

當時Leo給清華大學計算機系的學霸們出了一個小測試:在4組共8張人臉圖像中,30秒內識別出4組圖像中哪一組或哪幾組圖片才是同一個人。

 

在現場的依圖小明很興奮,畢竟小明從來都不知道“臉盲”二字怎么寫。 

 

然鵝,和現場超過90%的清華學霸們一樣,小明也沒有猜對……
 

5.jpg

 

正確答案是,只有右下角這組是同一個人。 

 

然鵝,這組欺騙了90%學霸的照片竟被機器秒識,不僅準確,而且秒識,秒…… 

 

機器之眼比人眼更抗干擾、更容易避開人臉的掩飾。所以當依圖的人臉識別技術應用到安防和平安城市項目中時,連警察叔叔們也都振奮了,多起十多年未破的重大案件連續告破。 

 

前段時間震驚業界的“釋廣聞案”中,殺人嫌犯作案后潛逃,16年后成為人人敬為座上賓的寺廟住持,只有人臉識別系統發現其中玄機,系統自動報警后破了一樁16年懸案。而類似的真實案例故事已經發生無數。
 

6.jpg

 

高冷的代碼和算法竟能變成保境安民的利器,說到這里,依圖小明忍不住自豪起來,那些出現在好萊塢反恐大片兒里科幻的場景,其實已經能夠在我們國家的社會安保中實現,而且全世界只有中國開始慢慢能做到。

 

 

那么問題來了,為什么現在只有中國能做到?

 

全球頂尖的計算機視覺實驗室在哪里?

 

NYU的深度學習為什么沒比過Geoff Hinton?

 

深度學習為什么會突然火起來的?

 

什么才是好的學術研究?

 

視覺理解為什么特別難?

 

做學術研究和去創業有什么共同點?

 

為什么說偉大常常和誤解相伴?

 

2012年人工智能創業和2016年創業有什么不同?

 

如何在Statup做研究?

 

人工智能技術已經有哪些商業應用?

 

觀看視頻,你要的答案都在里面。




 

依圖創始人朱瓏清華演講:讓機器睜眼

 

 

您可以復制這個鏈接分享給其他人:http://www.zaolin.site/node/295